一只电饭锅

心头朱砂痣❣️
眼中白月光🌃
関西二人组🍬
溺爱堂本剛💋

其实没有糖哦。
觉得甜都是错觉。


近期杂食,巍澜/长顾/陆林/忘羡/喻黄/方王/仓亮/横雏/竹马/润智
喜爱priest并且zqsg赞美她的故事👏🏻

2018.10.31自马一下:




1.花纹非常相似的毛衣,把你的颜色穿在身上.jpg




2.cos小丑和佳洁士ver白合影,trick or treat?




3.呼家楼站有且只有的唯二带人物的某东地广,为什么不是别的站?もう君以外愛せない(捂脸emoji




4.你好11月,【享受生活】了吗?




5.半夜发微博袒露心迹,【享受生活】,@-我的你




6.卡点3.23未遂,时间过了就是下一个轮回了,干脆不重来。3.23——与君初相识,似是故人来☺️




自你眼中掠过千山万重!




@妈妈我嗑到真的了😭彻底没有求生欲了😭再也用不着滋醒服务了😭😭😭

生きる

居北的小虫:

因为他们还有一口命在

入庭无香:

是他们拯救了我,忽然有点想哭。

鹤相欢:

不是我创作它们
是它们拯救我


我想截这张想很久了今天终于截了。

心情不好就看看他们,哭一哭,就好了。


心情好的时候可以一边荡秋千,一边透过他清亮的瞳仁看看这个世界,看看他眼里的世界,和我眼里的有何不同。

我永远是龙城大学的肄业生。

最渺小的我,有大大的梦。
千帆过尽,好好活着。

【居北】从南到北

·【RPS高亮】不适请立刻关闭页面靴靴

·我就搞这一发……磕买定离手太劳神了


“我不曾拥有时,并不害怕失去。”


白宇喜欢朱一龙,见到他第一眼就喜欢。

作为一个直率的白羊座,他这个人还有点不可救药的浪漫主义,就像爱情片他更偏爱枪与玫瑰的类型,喜欢一个人既想对他好到人尽皆知,又想遮遮掩掩躲躲闪闪等那人自己去发现。

啊,矛盾的人类。


第一次见到朱一龙是在化妆间。朱一龙妆化到一半,可能是觉得热,问化妆师借了一个皮筋正要扎头发,白宇刚好在这时敲门进来,朱一龙和化妆师齐刷刷侧头看向他...

越吃粮越自我厌弃……

【巍澜/生非】花

·超短小,写着玩的

·昨天看了一部电影……

·表白皮皮,表白两个神仙哥哥❤️

·有一点点生非!不适请勿点开!


赵云澜出外勤之前,变戏法似的从车后座掏出了一束玫瑰。坐在副驾驶的人愣住的模样让他暗笑了一会儿。

“沈老师,有人托我转交给你的。”赵云澜把花往沈巍怀里一塞,浓郁的香气立刻裹住了沈巍,“你的追求者可真多。”

他把车停在了距离案发现场不远的路边,今天没开那辆改装过的红色牧马人,总觉得手感不太好。

沈巍目送着赵云澜远去,直至他消失在视线里,才低下头端详手里的花。棒棒糖型的小夹子上别着一张便签,字迹潦草得不得了,沈...

【巍澜】人生何处不相逢

·OOC属于我,人物属于皮皮,我永远爱皮皮

·不想干活,割腿肉也不好吃╭(╯^╰)╮


又是下雨天。

赵云澜从龙城大学门口走过,看到铁栅栏门里瘦高的男人正同学生说话。

恬淡的眉眼低垂,温和的神情勾着赵云澜让他一时移不开眼。

沈巍今天下班比平时早了些,被几个学生堵在学校门口谈期末论文的事。他倒不着急回家,耐着性子和学生多聊了一会儿才离开。

滴滴答答下着濛濛细雨,街上的行人陆续撑起了伞,空着手的也各自寻了避雨处。沈巍拿着伞却没打开。一个男人撑着一把大得离谱的黑伞走在他前面,步伐不大,沈巍加快了脚步,却好像怎么也赶不上他。...


天地人神皆可杀大概是我的心魔
现实中却不得不站在自己的对立面,努力压制心底的暴戾